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P2P金融>正文

秦晓:中国银行不良率至少8% 超级央行模式不符合国情

聚行业--P2P金融 微信   作者: 前海金融城邮报  2016-07-15 22:49

P2P金融-全文略读:nbsp;     秦晓同时表达了自己对当下中国金融监管体制的看法,认为中国的金融监管体系仍存在不足,目前呼声颇高的超级央行模式亦不符合中国,而澳洲、英国的金融监管模式可以是不错的借鉴。▌“一行三会”体系仍有不...



预计中国商业银行的不良率至少有8%。”7月14日,在深圳举办的一场智库演讲中,香港金融发展局成员、原招商局集团董事长秦晓对此语出惊人。


在秦晓看来,除去2%为银行自己的披露,4%左右的关注类项目亦可放入不良,加之剩下的影子银行所预计的不良,或许6%的不良率处于未曝光状态。秦晓同时表示,有投行人士的预测更加激进,称商业银行的不良率或超过15% ,其分歧点在于影子银行的不良率无法测算,总额“有人说20万亿,有人说30万亿”。

 

      秦晓同时表达了自己对当下中国金融监管体制的看法,认为中国的金融监管体系仍存在不足,目前呼声颇高的超级央行模式亦不符合中国,而澳洲、英国的金融监管模式可以是不错的借鉴。


“一行三会”体系仍有不足

中国金融监管体系目前的现状,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,“一行三会”、分业管理以及机构导向。秦晓对此表示说,在资本市场快速发展,以及混合经营的业态成为发展趋势的环境下,我国金融监管框架的局限性日益凸显。当前的体系构架已经不足以防范系统性风险的爆发。

 

秦晓总结当前的“一行三会”体系总有5大缺陷,监管竞争、信息分割、协调困难、监管空白以及监管套利为主要矛盾。秦晓指出,中国的监管部门在负责监管的同时,也被赋予了行业引导者的功能,这两者是相互矛盾的。监管部门应当负责规则的制定以及监管,而行业引导者的功能又使得监管部门有一种“做大、做强”的冲动。一场球赛中,一个人不能既做“裁判”,又做“领队”,两者矛盾不可调和。秦晓举例债券市场,同时有财政部、证监会、人行以及发改委四个监管部门,分别负责不同债券市场。个个都想“做大、做强”,必然会引发监管竞争,淡化监管职责。

 

同时,由于金融监管体系的分业管理模式,使得信息碎片化,监管部门无法获得整体的数据,系统性风险的识别就会成为问题。去年股灾,就是典型的因信息碎片化而产生的后果。由于股票市场的场外配资来源复杂,有来自银行、信托等受银监会监管的资金,也有来自民间等受各地金融办监管的配资,导致证监会在无法清晰了解资金构成的情况下,作出强制性行政干预,直接导致股价硬着陆。同时,由于分业式管理,各监管部门也会出现协调困难。

 

更为严重的弊端是监管空白,导致很多风险未被曝光。影子银行、P2P业务以及金融创新方面的监管缺失,使大量风险处于潜伏状态。秦晓通过自己的测算,预计中国商业银行的不良率至少有8%。而影子银行的基数和不良率更无法测算。


 探索体制改革 英国“央行+行为监督局”为参考模式

在具体如何进行金融监管改革方面,秦晓表示,金融协调委员会+“三行一会”的模式,以及曾经呼声最高的单一超级央行模式都不适合中国国情。前一种模式不能有效解决混业经营现实状况,而后者将财政政策制定职能与监管职能融于一身,也会产生冲突。在西方国家的金融体系中,这两种职能一般都会分离。同时,权利巨大的央行也会产生更多的协调困难,以及监管空白。

 

秦晓建议,中国金融监管体系改革可以参考澳洲的“一行双峰”模式,或者英国的“央行+行为监管局”模式。此两种模式都有比较完善的理论基础,既符合宏观审慎管理原则,又能够强化综合监管。

 

英国在1997年以后,便进行金融体系的改革。改革内容主要为两方面,一是决定英格兰银行负责物价稳定,并取得独立于政府的地位;同时将原10家监管机构机构进行合并,组成单一的金融监管机构。自此“央行+行为监督局”的模式形成。秦晓表示,在中国的特性环境下,考虑将金融机构和业务统一在央行这个综合监管机构之内,可以避免监管竞争和监管套利。

 

考虑到中国实际情况跟英国不同,秦晓建议中国的监管体系改革可以分多步走。可以先考虑建立“一行两会”或设立“金融协调委员会”为起点。在完善了宏观审慎管理基础上,再往“央行+行为监管局”的终极模式发展。


 应予以前海金融改革取用特殊监管模式

秦晓在随后也对“一行三会”对前海的政策发表了看法。前海深港合作区自成立以来,一直受到各界的关注。在金融创新领域,前海也一直勇于尝试,然而现实中却举步维艰。有人提出,国务院虽然给前海批了很多政策,但到了“一行三会”的落地方面却困难重重。

 

秦晓对此表示,监管部门实际上不应为行业发展“做大做强”负责,然而“打通”确是行业发展壮大的关键。融入性与开放才能使行业发展,并同时能够为监管提供更多数据,使监管上一个水平。在金融中心的建立上,秦晓表示,人为发力效果并不大,金融中心的形成是自然而然的,需要长远的规划来实现。

 

演讲会上,原深圳市委常委张思平也对前海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。曾经被坊间传为“纽约的曼哈顿”,“香港的中环”的前海,在建立之初便得到中央支持,然而具体到“一行三会”方面,很多政策却无法落地。张思平呼吁,在全国制定统一监管措施以及办法的同时,对于需要进行金融改革探索的地区,例如前海,不妨给予特殊的监管方式,以及建立特殊地区监管体制探索的平台。




前海传媒 出品

撰稿人  刘方舟





84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