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P2P金融>正文

真实还原平台跑路前的套路大戏:拖延、维稳、消失

聚行业--P2P金融 网贷互联   2017-04-07 08:58

P2P金融-全文略读:变得“无所事事”后,这些投资人唯一能做的,便是多写一些帖子,扩大社会舆论,让这件事尽早得到圆满的解决,他们把这个称之为“作业”。对于这些投资人来说,调查的结果与否,已不是当下最要紧的事。一个作业能获得300个以上的评论或是转发,才是这一天努力下来,...

 

P2P金融--真实还原平台跑路前的套路大戏:拖延、维稳、消失

 

文|七月的MiuMiu

 

4月6日讯,“恶性退出”这个词,对于进入监管后半场的P2P市场来说,已然不再陌生。面对氧气越发稀少的环境,平台的生存空间正在显得愈发紧缩。在之家不久前发布的一份《69家国资控股P2P平台盘点》名单中我们清楚看到,就连“有干爹有靠山”的国资背景平台,也在用不断攀高的衰退速度刷新着我们的接受底线。

 

截至2017年3月,在159家具有国资背景的P2P网贷平台中,出现停业及其他运营问题的就有22家。其中,13家平台停业,7家平台提现困难,1家跑路,1家经侦介入。

 

而由于受到道德、条件等多方面影响,这些平台的“撤出”,不仅遗留了各式各样的社会问题,并且在数量上也进一步吞噬了退出平台的比例。

 

一份2017年2月底的报告显示,在2016年1月至2017年2月的一年时间里,“恶性退出”的平台数量已占到所有问题平台数量的1/3。

 

从策略性拖延,到故意分化,再到最终的突然消失,为了加快“脱身”的速度,这些平台为我们上演了一幕幕堪称“精彩”的套路大戏。

 

一、巧舌如簧

 

“看了这么多干货,听了不少大神的指导,却依然走不好网贷这条路。”这是大部分投资人,在踩雷后所发出的抱怨。

 

的确,在网贷成长了十年后,大部分投资人俨然已成为了“阅过攻略几许,扛过大战几回”的老兵了。虽不及火眼金睛,但至少在经验上,有了自我的判断力。

 

然而,这些日常中我们颇觉得意的技能,却在“实战中”如此不堪一击。

 

准确来说,当投资人真的面临所有积蓄即将被“洗劫一空”的绝境时,第一时间占领大脑“高地”的并非是我们“学过的攻略”,反而是矛盾、局促不安、不知所措,成为了主导行动的最重要的情绪原因。

 

而许多抱有恶意退出念头的平台,都在处理危机时利用了这样的情绪策略。

 

一家在2017年初出事的平台从业人员与我聊起了这个问题。这家平台拥有国资控股背景,虽然负责人目前正接受经侦调查,但距离暴雷4个月,不仅罪名未定,投资人更是一分回款也未得到。相比其他平台,这算得上是一桩“维权失败”的案例了。

 

“公关策略上的巧舌如簧,让投资人错过了最佳的维权时机。”他说。

 

他所在的这家平台从一开始采用的便是我们所熟知的“买国资”的路子,在搞定背景的情况下,通过不断的公关增信,和在券妈妈、弥林信息等CPS渠道上的“广撒网”,获得了大量的忠实羊毛党。不过就在半年后的2017年1月,这家平台便出现了提现困难的问题。

 

而在他看来,选择在2017年新年前两周出事儿,平台负责人也许有过一番“深思熟虑”。

 

越临近新年,维权的难度便越大。所以平台负责人可能从一开始就打好了拖过年的主意。”他说。而为了消除怀疑,他们首先打的便是支付通道受限的说辞。1月8日,就在限制提现后第一天,这家平台发布了第一份公告,公告宣称由于网络故障,导致支付通道拥堵,要限制提现两个工作日。不过诡异的是,支付通道限制的仅仅是提现端,却并未限制充值端。而彼时投资人的“大意”,使他们错失了第一个“截胡”的机会。

 

1月11日,平台在“假装”恢复提现仅1日后,又一次宣称支付通道出现技术问题,并再次限制了提现申请。这时,一部分有所警觉的投资人才开始进驻现场。“为了减少舆论压力,负责人给首批来的投资人拿了部分回款,不过随着人数的增加,平台就马上对所有的投资人关闭了兑付通道,并开始搬出第二套理由。”平台媒介人员说。

 

眼看需要兑付的压力在加大,平台在1月14日紧急发布了第二道公告,称之前所说的“技术问题”实为某大型项目的逾期,在将兑付责任推向借款方同时,又顺势将处理逾期欠款的时间延到了三天后的16日。

 

而自此以后,为了稳住投资人的情绪,平台负责人更是肆无忌惮地画出一个个“大饼”:1月17日,在第二次兑付未果后,平台发出公告称,因负面消息影响才导致16日的兑付承诺未按期执行,并恳求延后兑付时期。1月26日,面对第三次兑付未果的窘境,平台再次推出阶段性兑付方案,表示将拿出固定资产用于兑付,并在投资人代表的监督下,有计划有步骤地做好资产处置和兑付工作。

 

一个个看似有馅有料的大饼,一直把投资人“喂”到了2017农历新年的前一天……

 

“我看着投资人一波波地聚集起来,通宵达旦地商讨应对方案、追讨钱财。但终究,还是被一个个说辞拖延到了迫不得已回家的时刻。”

 

据这位平台人员所说,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,平台前前后后共发布了4、5个所谓的公告,而这些公告无一例外地皆成了一纸空文。而在维权两周未果后,绝大部分投资人都已撤出现场。这其中,既有抱着新年后“卷土重来”信念的人,也有仍然相信平台最后一道公告的人。

 

而这道发布在农历新年前两天的公告中,竟依然写着:“自2017年2月18日起,平台开始兑付工作,首次兑付金额为投资人剩余投资金额的20%;并在今后每月18日,兑付投资人10%的剩余投资额……”

 

只不过,这份公告还是成为了最终的吊唁。

 

二、排兵布阵

 

实际上,投资人愿意相信谗言导致屡屡被坑,并非他们主观所为。从一开始,这些打着“捞一把就跑”念头的平台,就做好了逃跑前后的排兵布阵。

 

这些平台往往会利用一个傀儡作为法人,或是负责人自身往往拥有类似“失信被执行人”这样不光彩的过去;其次,你会发现在出事前后,这些人其实早已为自己盘算好了退路。

 

“从限制提现后的第一天开始,负责人的身边便开始出现一群保镖。”据他介绍,无论是坐车、吃饭还是在公司处理所谓的“纠纷事务”,这些保镖都寸步不离。“只要投资人稍一近身,这些保镖就会摆出一副斗争姿态,虽然不主动出手,但投资人要想上前讨说法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

据悉,这些保镖不仅负责日常的行动安全,在发生意见相悖时,保镖们也承担起了“定军心”的作用。如果发生投资人集体质疑的骚动场面,保镖往往会出面进行意见上的压制,如有不服从,还会进行一定程度的威胁。

 

而在出事不久前,曾经还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的“国资爹”,也迅速开启了甩锅模式。

 

在平台仅仅发布了第二次限制提现公告后,这个所谓的“国资爹”就在自家的官网上剔除了该平台的国资资格。而在不久后的1月25日,更是郑重其事地发布公告称:“集团与该平台从未签署过任何投资意向书、投资协议或者与投资相关的其他文件,集团保留进一步追究相关机构及人员法律责任的权利。”

 

如果说“国资爹”将责任甩给平台、平台将罪推给虚构中的“借款方”,是为自己提供了“不在案发现场”的依据,那么一个疑似“托儿”的投资人代表的上线,才是给平台提供了逃脱的重要时间。

 

在该平台的维权群中,我们发现,自农历新年以来,投资人开始对其中一位代表频频发问。了解内情的平台人员说,虽然无法判定这位投资人代表的真实性,但这位代表多次发布的所谓“重大利好”消息确实存在蹊跷。

 

通过之前官方巧舌如簧的公告我们知道,平台在处理问题中,始终抱着“能拖则拖”的态度。而这位投资人代表在进驻维权现场后不久,便频发各种利好消息。例如,借款方的资产处置进度、平台负责人的名下资产盘点,以及“国资爹”的兜底概况。这使得现场内外投资人信息迅速分化,维权主心骨发生了动摇,进而导致了平台在发布1月11日、1月17日、1月26日、2月18日的多次虚假公告后,依然有大量投资人选择了“原地等待”。

 

而在平台负责人被经侦带走后,这位“投资人代表”又发动了所谓的“请愿行动”。在一份来自投资人的请愿书中我们看到,以“投资人代表”为首的请愿队伍,一同上书恳求当地经侦部门释放平台负责人,加快他处置资产问题,以便完成之前在公告中提到的所谓的“还钱承诺”。而这一行为,被认为是造成投资人内部急速分化的“罪魁祸首”。

 

在这以后,这场跨越新年前后、为期两个月的维权战争开始呈现了”风崩离析“的态势。一场轰轰烈烈的闹剧后,留下的也只有残兵剩甲。

 

而在距离事件过去三个月后的今天,我们已很难从该平台投资人群里看到当初一鼓作气的氛围。除了依然奋战在第一线的零散的维权人以外,大部分曾经的斗士又重新回到了茫然、无目标的状态。

 

一次次地被耽误了维权时机,是这场战役失败的关键。如今,很少有人再义愤填膺地举起号令大旗,而一句“目前进展怎么样?”,反而成了这些人心里最大的共鸣……

 

三、插手无能

 

虽然在时间发生一个月后,当地经侦在2017年2月8日介入了其中。不过历时两个月的调查,看起来却更像“蜻蜓点水”。

 

经侦虽然拘留了平台主要负责人,但对实际运营人和“国资爹”的操办人,却视若无睹。其给出的原因不外乎于:平台实际运营人(平台实际运营人为主要负责人的子女)年纪较小,主动违法意识不高;或是未查出某国资集团负责人参与“倒卖国资”背景行为,等等诸如此类的托词中。

 

其次,调查两月有余,经侦至今却仍未开放全国协查,不仅投资人的报案途径仅限于事发地,来自经侦的报案反馈也少之又少。

 

据了解内情的平台人员介绍,除了暂时扣押平台负责人以外,包括平台运营总监、财务总监、产品总监在内的身居要职、深谙内部运营信息的高层核心人员,并未收到调查协助命令。

 

这些曾经参与了平台架构建设以及运作策略的重要人物,如今大多已开始了各自新的生活。而在该平台运营总监近日的朋友圈中,我们甚至看到了由该总监亲自创办,疑似一家新的网贷平台的崛起。

 

而无论是“170”开头的未实名联系方式,还是人员配置的设定,都与他们曾经所在的“暴雷国资平台”的企业架构,有着高度惊人的相似。

 

只能说,这或许是一次凑巧;而或许,是故事的又一次循环开始吧!

 

后记:

 

在即将结束这篇文章时,我在维权投资人群里看到这样一句话:“回款不可能,要想插手调查也不现实。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。”

 

变得“无所事事”后,这些投资人唯一能做的,便是多写一些帖子,扩大社会舆论,让这件事尽早得到圆满的解决,他们把这个称之为“作业”。

 

对于这些投资人来说,调查的结果与否,已不是当下最要紧的事。一个作业能获得300个以上的评论或是转发,才是这一天努力下来,最大的安慰。

 

84
标签: